• 2008-05-06

    細枝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diesel2046-logs/20387733.html

    所謂新物新事,只不過是在舊物舊事被打破碾壓后,而有了另外可能途徑,進而產生質變性,於是他獲得了一片新天新地。舊的部落格日記本被自己弄壞,頁面顯示出現間歇性故障,索性我夭折了它。它對我而言,算作某种終結。終結亦算作另一種新生和開始。譬如這裡存在著的點點滴滴,都在以新生的姿態出現,一行一行,一字一句,我們不能停止這種傾訴。即便也許並沒有產生新的或者舊的傾聽者。這種傾訴甚至不需要特定對象,它能夠自我完成自我實現,對象於是成爲非功能性的擺設和某种廉價的儀式。

     整日湮沒于工作或其他繁雜事務,不能夠脫身而出做一個隱士般的清君子。于我而言,日子直接扣除掉七分之五,剩餘的雙休,通常用來宅居,不吃不喝不睡,傾心于修煉成仙或大魔頭,只差一個夜晚,又將我打囘原形,化身為火海。 

    不能得出結論,我並不討厭、排斥或懼怕工作,做個小白領自然天天向上奔小康無憂無慮無懼無怕。只是不能習慣于這樣的節奏。我適應得很好,只是不想經常拿A 

    周末那晚,去買了條法萊的修身褲子犒勞自己,在香港廣場下面吃一餐哈根達斯,然後混跡于人市,並在來時的人海裏瞬間消失。 

    習慣了隱匿或皈依,所以從張揚喧囂的外灘搬到了寂寥的北京西路宅居。據説那裏你以前出沒過,所以我便過來整日整夜地尋訪你。 

    在這座城市的最高寫字樓裏寫字,間歇的時刻,會在公司廚房裏透過玻璃窗子看見黃埔江,它在這裡打了個彎,彎進了誰的眼睛裏變成荒蕪。 

    會在每個上班的夜晚,坐最後一班地鐵趕回家,去快餐店吃皮薩、漢堡、日本燒或上海式的手工牛腩麵,我總是奇怪每次點的食物從來沒有變過,這偶爾想起來,會讓我噁心一小段的時間。 

    會偶爾用眼睛去旅行,看國家地理和前衛一些的城市畫報,這個夏季來臨之前,聼黃齡的養,聼吳洪飛的烏蘭,聼某某某的西廂記。依舊沒聼周傑倫,沒聼李宇春,甚至沒聼周筆暢。 

     

    我在任何方面都具有潔癖,想必是你們才曉得的事。 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空門 2008-05-06

    评论

  • hey.i'm phobia.
    Send mails to me.
    deipnophobia@126.com.
    i miss u.
  • 幻彩 华服 装点孤单
    Life. As a fun as a dream.
    i'm phobia
    回复phobia说:
    請告知我你的聯係地址。

    毀。
    2008-05-20 18:33:52
  • 偶然看到这里了。
  • 自从去到上海,你就比较少更新了.
    其实最想说的是,希望能保持完整的自我.
    也包括我自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