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6-17

    計較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diesel2046-logs/41122769.html

    開始蒼老,並開始忠於記述。

    星宿和外太空會離我愈來愈遠,身體在偷偷扭曲或變形,左腦終於還給左腦,並開始用右腦精於速算;

    我終於說出像樣的話,並獲得生活收支的毫釐無差。

     

    最初的驚悚顫慄,來自被某一些宿命或現實擊中、敲打;饑餓來自回家途中聞到早安巴黎的蒜茸氣味。

    二十五歲到三十而立,基本是塊半成品的木頭,並惶惶不可終日。

    當懂得追究月光裏的猙獰或皎白,便發現睡眠已無著,並小鹿般跑來跑去。

    一日,我叫錯某人的名字,他說你沒有錯,我就是你所尋覓的這個人。

     

    接受了一些人在身邊的悄然離去,並化敵為友;也有另一些被化友為敵。

    而那些在與不在的,都因我縝密並秘而不宣的壞脾唇,被獲救贖和流放。

    為什麼你與美好絕無近乎,並又能把說過的話說得更像第一遍說出。
    當有人追究到類似這問題,我啞口無言。

     

    而沒有誰是真正的心理醫生,如果我還擁有本事,便是終於能大膽開口:這邊黑,那邊白。
    眼看著腦細胞愈死愈少,我現在只好假裝打磨器件,不能坐以待斃,並計較法令紋的走向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很美好的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