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6-10

    訴及

    從内裏層裏時刻保持對自我的反省,因而你具備這份耐性,試圖將蝌蚪養成大象,給一個女子叁拾年不言不語的愛。躲在疲憊背後依次解答與三种果木有關的腦筋急轉彎。訴及狼遇到羊,楊梅;訴及羊遇到草,草莓;訴及獅子遇到狼,桃。我也想象著,畜牲們遇到我一路逃命的情景。

     

    訴及碼字,文字已化身為魔鬼手爪裏的銅鏡。於是你得以看見自己年輕而孱弱殘缺的身體,燃燒的坏脾唇,寂寞的連心指,緊湊合適的器官以及大大方方的七情六欲。大部分的詞語依舊神經兮兮,依然沒有誰人看管的模樣。辨認是發不出去暫時擱淺的雞毛信,黑影斑駁從兩個幻覺又達成同謀的另一個人。那麽暗而深的沉墮,依舊被控制得如此秘而不宣,如同一本失傳許久的江湖秘籍。我讀到,未亡的你們,所見到的光,驚動歡喜貪戀不甘,儘管有些矯揉造作,但必定是莊嚴、神聖並且刺目的。那時已不曉得誰是言者或聽者,但你的心頭在緊縮,那裏沒有討好,沒有向誰低頭,也沒有狡黠、穢氣、倦怠與搪塞,仿佛只有一個陰沉的病人對著另一個陰沉的病人,也仿佛一個蒼老佝僂的母親原諒了他受苦受難的兒子。